六成就

金磚布地,祇園流芳

序分中有六成就。「如是我聞」,「如是」是信成就,六成就第一是信成就,信要緊。「我聞」是聞成就;「一時」是時成就;「佛」是主成就;「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」是處成就;「與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俱」這是眾成就。一個法會必須有這六種,所以叫六成就。

這一卷經要緊是六成就,沒有六成就,不能成就。六成就越好、越高,成就越大。譬如齋戒學會,我們要是在巷子裡,放張八仙桌子,倒杯茶水,另外還放點枝仔冰,我坐在那兒,你們大家趕著路過,「請來呀!我講《阿彌陀經》,還準備的枝仔冰,真涼喔!吃一口涼半天。若是太冷、太涼,有泡的茶,很香,吃一口也是香半天。」叫半天哪!人家也不願意來,在那兒曬得又熱啊!吵吵鬧鬧的,這個「處」不行。這個處要怎麼樣的清淨、雅緻,這才好。《阿彌陀經》在哪兒講的?是在太子的花園講的。譬如說我們去日本旅遊,到日本皇太子的花園了,說:「這個花園兒不錯喲!我們可不可以在這地方建築個別墅呢?」人家就告訴:「這是日本皇太子的花園,那是經國家許可,不能隨便建築。」哦!我們這才了解,這很高貴喔!所以處所很重要。

那時候,我到蘇州靈巖山看,那個形勢很好。到普陀山看,那種秀麗啊!真是顯出菩薩的慈悲,有千里沙,風景很秀麗。在那地方,觀音菩薩現身很配合。五臺山,有一位不很信佛的人去,回來對我說,他說五臺山現在沒有什麼風景,樹木也不多,可是到了五臺山,他感覺到有神聖不可侵犯的氣氛,五臺山的山勢也是這樣。再是福州的鼓山也好,遠看哪!一、二百里外的閩江口都能看見,鼓山的山勢也好。那麼佛說經的地方,決定不錯,出祖師的山也是不錯。

佛說經的地方是祇樹給孤獨園。同時這裡頭還有德行,這位給孤獨長老他專救鰥寡的人,或是無父無母、孤獨的小孩,這麼一位老人家。這種老人家以世間的道德為基礎,一接受佛法,喔!歡喜得了不得。這個意思表示:不講孝順,或不講公共道德,或種種沒有德行的人,接受不了佛法。接受佛法他也拿佛法當兒戲,不尊重。給孤獨長老接受佛法,就認真。四處找地方供佛及僧,找不到。以後找到祇陀太子的花園,一看這個花園好。他深信之下,就到太子那兒去,說:「我想買太子這個花園,請佛說經,好不好?」太子一聽,喔!這老人家簡直太傻了。「好!要買我的園子,你有錢嘛!你是長老、員外爺,你有金磚,你把我那地方用金磚布滿了,我這個園子就給你,金磚歸我,園子歸你。」給孤獨長老一聽:好!謝謝!扭頭就回去了,把家裡的金庫打開,擔金磚布地。差一點點就要滿了,差這一點點金磚就不夠。是金磚哪!又不能像作餅,差一點,再揉麵粉,再作個餅,補上了就夠了,金磚少一塊都很為難哪!這時候給孤獨長老著了急、冒了汗,這下怎麼辦呢?祇陀太子一看,喔!這位老人家真虔誠喔!這種愚誠感動了祇陀太子:「好!我這花園就給你。」給孤獨長老:「幸好!真是太感謝太感謝了!那麼,園子給我,地上的花、樹呢?」「樹,算是我布施了。地,我要你的金磚。」所以叫祇陀太子的樹,給孤獨長老布金買的園子,佛就在這個園子說法。

多少年哪,我們要辦佛法的事業種種,因緣不成就。等著因緣成就了,建築費也有了,也有人捐獻地方,又有設計師給設計,畫的圖很好種種,這開始動工,以至於建成了,這處成就算是成就了。來參加的人呢,很好,是大專學生,這是眾成就。還有很有道心的出家眾,都很修行,對佛法也有研究,解行都很並重的僧眾,這個也優秀,眾成就成就的好。我們不是在佛法中為名、為利,都是很純樸、很虔誠,這個好。這麼多同學裡頭,有一位,譬如說是國防部長的女公子,讀大學,也來參加。還有外國的留學生,讀師範大學,以後信佛,比如說是泰國國王的公主,也來參加,那就顯得高貴了。日本還有一位女子,是皇族的後裔出家,也來參加,那就顯得這個會高貴了。佛當時在世,參加法會的人,比丘尼中有淨飯王皇族的人物。過去在大陸有一位遼寧省主席的女公子,讀北京大學,出家。這顯得聲聞眾很高貴。菩薩眾都護法,還有天人眾。聽說謝冰瑩居士信佛,皈依多少年,現在在舊金山,我曾經在舊金山也見過、洛杉磯也見過,她很深信佛法。這些聚會的大眾,聲聞眾、出家眾,都那麼高貴,都那麼發心。菩薩眾都那麼有身分,天人眾都那麼富貴榮華,大眾都那麼好、超特,眾成就成就得高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