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為道源功德母

信成就

你看來果老和尚,父親有病,割肝給父親。虛雲老和尚因為生下來母親就故去了,虛雲老和尚為的報母恩,從江南三步一拜,拜到五臺山。你看虛雲老和尚這種孝心哪!而能看出虛雲老和尚和來果老和尚這種信心,多精誠!深信佛法的功德,我確實三步一拜拜到了,能超度母親,救母親出苦。來果老和尚看見父親病得很苦啊,自己實在忍不得,我對菩薩表示我的虔誠,求菩薩加被我的父親,讓我父親病能好,我怎麼好呢?我割肝!你看來果老和尚這種信心!虛雲老和尚這一盤腿呀!九天不動,在泰國曼谷,喔!全曼谷的人都去參拜,連泰王也去參拜。你看虛雲老和尚的功夫,而這個功夫從那兒發揮呢?從虛雲老和尚的信心發揮。過去智光老和尚在香港,以後在臺北住了能有二十年哪?他老人家持準提咒,持持持,在自己寮房的白牆壁上,現出來準提菩薩。大家都知道,以至於大家都願意來看一看。老和尚就持、持、持...!牆壁上現出來菩薩影像。這個準提菩薩的影像,是智光老和尚的信心,配著定慧的功夫,才能現出來的。

玄奘三藏取經,我昨天在路上遇著雨了,在轎車裡頭,一點雨都沒有淋進來,可是外面好大的雨啊!路上積的水,淌過去,我都怕那個水進來轎車裡頭。開車的是留美,最近才得博士學位的一位老參同學,他說:「師父常常來辦齋戒學會,真是功德無量,很辛苦了。」我一想:我們現在是坐在轎車裡,在柏油路上開,當年玄奘三藏是徒步走的。你要走到蔥嶺,或者天山,再往印度南下,那中間遇著雨水怎麼辦?我們真是欽佩、感動!我但知道玄奘三藏長途跋涉呀!萬里去取經,還沒想到下雨的情形。下雨了,一個人,古的時候哪有玻璃布,哪有什麼雨衣,他老人家到哪地方躲雨?或者有毒蛇呀!獅子、虎狼,玄奘三藏怎麼樣發這個心呢?都是由信心發揮的。我深信佛經能解除人們的痛苦,我要去取經。要是佛經沒有那麼好,說我到印度取經,取的是美術作品,或者取的科學著作,玄奘三藏未必那麼發心。就是為佛法,為眾生生死的苦,長途跋涉去取經。這都是由玄奘三藏的信心發揮。

過去有位鑑真大師,在唐朝,到日本弘揚佛法。十二年中走了六次,前五次都是風、雨、波浪滔天哪!把鑑真大師的船又打回來了。最後第五次,眼睛給海水打得雙目失明,打瞎了。雖然這樣,鑑真和尚第六次毅然決然還是出發,這次到了日本。日本的日皇和日后、文武大臣,滿朝出來歡迎,一同受菩薩戒,你看鑑真大師這個信心。鑑真大師到日本弘法,滿朝文武,皇帝和大臣將軍皈依、受菩薩戒。

玄奘三藏到印度取經,把經取回來了,當時的皇帝唐太宗派國家的元老大臣房玄齡,出長安幾十里去歡迎三藏法師回國,人山人海,這種成就都是信成就,由信而成就的。還有人在打佛七的時候,得一心不亂了,感動得痛哭流涕,還是留學生,得博士學位,事業還很有成就,就這麼樣感動,得一心不亂,這也

是由信而能成就的。「信為道源功德母」,那真是難得呀!《阿彌陀經》最初這六成就有個信成就∣如是、如是。有人寫信給我,說:拍案叫絕,佛法太好太好了!他給我寫這封信,也可以說是由信而成就這封信,寄給我的。

「如是我聞」的「如是」是信成就。可是再好啊,還需要聞成就。諦閑大師當年哪,曾經從浙江到哈爾濱去講經,路過大連,大連的紳士都奉請大師給講一講佛法。有一位本地的老和尚,是我父親一個老朋友,這個事情現在說也有八十年了,我在五十年前,二十幾歲,聽這個老和尚說:「哎呀!諦閑大師,嘿!威儀怎麼好,講得那麼好啊!滿堂的人哪!」種種。我說:「您老人家怎麼知道好呢?」「哎呀!那真是好!」怎麼怎麼好。我說:「哪兒地方最好呢?」他搖頭,說是,浙江話,聽不懂。一句也聽不懂,可是知道講的好。我就笑了,就是再好,聽不懂,聞不成就。沒有聽過,聽不懂,聞沒有成就。能聽得懂了,那才聞成就。所以需要聞成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