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成就 - 佛,「佛」字釋義

主成就—佛

最初這六成就,一個團體、一個法會或是家庭、公司、機關,都要有主人。這個法會的主人要是佛,那當然好了,就像《六祖壇經》是六祖說的。《六祖壇經》也是禪宗基本的經,比別的語錄還重要。研究禪宗要看語錄,先看六祖的。現在的人,自己說自己開悟,自己寫自己的語錄,那個我們可看可不看。六祖的語錄要緊,再是達摩祖師的要緊,我們要看那個重要的。佛經呢,是佛說的為第一,菩薩第二、羅漢第三,也有天人說的,也有佛變化個人來說的,種種的因緣,佛變化個人說。這裡頭以佛親自說的為最高。「如是我聞,一時『佛』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...」這是佛說的。

「佛」之釋義
 一、自覺、覺他、覺行圓滿

「佛」梵語「佛陀耶」,原音是Buddha。先能自覺,覺悟自己心中在光明理智的時候,這個心有本自具足的德行。這是基本的,這個完全開顯了,能成佛。佛先覺悟到這個,佛就去修行。自己光明的德行要是開顯,顯明出來了,就是明明德了。顯明光明的德行之後就新民,使民眾大家也自新。自己能顯明自己的光明德行,按佛的覺義說,這是自覺。使民眾也能開顯自己的德行,這是覺他。自覺怎麼修,這叫自覺的行。覺他∣使民眾自新、自強、發奮,這叫覺他的行。自覺的行、覺他的行,覺行都圓滿,就是止於至善,達到最高、最上善良的境界。這是大學之道,不是學個小技術、作個小本生意。或者是川端康成,我就想:這麼一位作家,怎麼自殺呢?他的理智很高,他能得諾貝爾獎金,他怎麼自殺呢?以後我聽說才了解:喔!佛家講德行,大學之道在明明德,在德行。而作家並不一定講德行,當然也有信佛也講德行的,但一般不講德行。不講德行的,但以聰明、機巧、伶俐,編寫這些文藝作品,雖然得了諾貝爾獎金,而沒有在明明德下功夫,在親民下功夫,結果思想走入歧途,就自殺。類同這種還很多。所以要想做個偉大的人物,大學之道—人生康莊的大道,在明明德。頭一個「明」字是動詞,第二個「明」字和「德」字連起來是名詞:將光明的德行,顯明出來。

親民呢?在周朝那時候,你說廣度眾生,一般民眾接受不了。怎麼叫眾生?廣度眾生?接受不了。以至於說蚊蟲、螞蟻都有靈性、都有佛性,那更接受不了,但可以說新民、親民還可以。還確實如此,佛法傳來中國,久久大家才了解,廣度眾生、同成佛道,這是發菩提心,應該如此。在古時候,但說是愛護民眾,或是愛護國家還可以,說廣度眾生就不行。

明明德,心裡要是安定,妄想不生,真如自性就不滅。真如自性它自然能利益人,它自然有孝順心、慈悲心,無量功德。彌勒菩薩大慈、觀音菩薩大悲、文殊菩薩大智、普賢菩薩大行,以至於地藏菩薩大願,都是由自性的德行發揮,所以這個自性叫性德。性德雖然本具,沒有修德,性德發揮不出來,就得要修行。刻苦耐勞,捨己為人,種種修行,有這種德行,有這種修德,然後性德才開顯。所以佛說性德是人人本具;修德是個人了解之後,去修鍊的。還有,煩惱不好斷,說是,佛法可以修,煩惱真難斷。佛說:煩惱難斷而能斷,能斷煩惱這個德行叫斷德;要斷煩惱,得要有理智,叫智德。智德和斷德合起來,又是一對;性德和修德是一對。

自覺—在明明德;覺他—在親民、普度眾生;自覺行、覺他行都圓滿了,止於至善,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就是佛陀。自覺、覺他、覺行圓滿,稱做佛。

 二、六即佛

人人都有無量光明、無量壽命的自性,心裡都有這個自性,可是不知道。你到嘉義火車站,他們搶火車、趕車的,你對他說:「你有自性能成佛唷!」他說:「我趕自強號的車,我不管成佛不成佛!」這種人,你對他說佛法,可以說是對牛彈琴,他接受不了。機緣成熟,他來請問佛法,或是注意聽佛法是怎麼個意思,這才知道:哦!人人都有,心中在清淨、安定的時候,簡直就是佛了,那叫自性佛。最初,嘉義火車站的人不懂,你和他說他也不願意聽。雖然他不懂,也不願意聽,他那個心能靜下去、定下去,就是佛,這種原理不變,這叫理即佛。以後聽人講佛法,好比在火車上,遇著有人信佛和他一講,哦!不錯!越聽越有理,從那以後信佛了,以至於皈依了。知道自己有個自性佛,和西方彌陀平等、平等,就是自性彌陀,這叫名字即佛。知道自己將來能成佛,這叫名字即佛。雖然說是名字即佛,好比下火車,又去吃牛肉,又打麻將,胡搞亂來的,雖然是名字即佛,比沒有聽到佛法的理即佛高一等了。這種人阿賴耶識心田中已種上菩提種子,將來能成佛。可是期間還很遠,他不修行。以後受了苦,碰了釘子,感覺人生很苦,再回想到佛法真好,哪地方打佛七就參加,禮拜六晚上念念佛也去參加。一念佛啊!這時候就是觀行即佛。你不觀哪!又想麻將、又想牛肉。要是隨著善緣、善事,善心│善良的自性就開顯了,這叫觀行即佛。你一觀、一念、一修行就是觀行即佛。觀久了、念久了,念得不錯,有點一心了,對世事漸漸就像登高山看山下:哦!世界、人間如是如是,了解了,這就是相似即佛。相似即佛之後,進一步就是證了,分證即佛。分證即佛之後,就是究竟即佛,這叫六即佛。

眾生都有成佛的理體,好比眾生都有一片金剛鑽石磨的片,抹上水銀,再添上金剛鑽石的玻璃片,是金剛鑽石的玻璃鏡子。可是埋在糞坑裡頭,蛆啊!蒼蠅、微菌,髒死了!在裡頭沒顯現。雖然沒顯現,你要是把它拿出來沖洗乾淨,還是清淨光明的,還是金剛鑽石很寶貴的。好比擺在珠寶公司的櫃台上,買的人也不知道這個金剛鑽石的鏡子,曾經掉到糞坑裡頭。洗出來一樣的清淨、光明,還那麼寶貴。這個鏡子本體的光明,是極清淨的。同時金剛鑽石是極堅固、極安定的。金剛鑽石不像水一樣有波浪、有漩渦,能流動,而是那麼安定不動。安定不動代表佛法定的意思。清淨代表我們的心,本來是清淨的。金剛鑽石,比喻我們的本體,體性的性德是本有的,再去修德,它就顯現了。

好比月亮本來是光明的,被颱風、烏雲給遮住了,本有的光明不顯現。雖然本有光明不顯現,月亮在天空中還是有的,這叫理即佛。小孩不懂,說沒有月亮。媽媽告訴:「月亮是被烏雲遮住了,還有月亮。」小孩信了,這是名字即佛。小孩抬頭望望,還有些颱風過後的烏雲遮住月亮,這叫觀行即佛。陰曆二十九、三十,月亮不顯現,等著初三、初五,開始有月芽了,雖然還有烏雲,可是能看到朦朧的月光,這叫相似即佛。等著沒有雲了,月亮出來一半了,初八、二十三,八關齋戒的日子了,這時候是分證即佛。初八證一半了,初十越證光明越亮了。十三、十四簡直要圓了,這都是分證即佛。十五皓月當空,就是究竟即佛了。這是譬喻。

 三、佛的十種尊稱

我們眾生投生在娑婆世界,都是業障所感。那時候在佛學院,我聽那些年輕小同學鬧笑話,說是,祖師某某某是再來人,是已經開悟、證果的人,再來娑婆世界度眾生,叫再來的人。他們就鬧笑話:「你也是再來人。」那個人就樂了:唉呀!我也證果,我是再來度眾生的人。完了他第二句:「你是從地獄再來的人!」他就氣了!要是再來人就好了,度眾生。佛呀!是從真如而來;我們是從業障、造孽而來投生這個世界,一切一切都是不理想。佛是真如而來,所以叫如來。佛的受用,佛那個福報啊!在佛世,有居士等著供佛,等了三年跟著佛還供不上,佛那個福報是「應供」。我們是勞碌奔波,想賺點錢,以至於買股票、六合彩弄點錢。佛是應供∣應眾生的供養。佛對宇宙人生「正.知」,都懂。「善逝」,佛沒有業障,都消失了。對世間一切一切佛都了解∣「世間解」。佛降生的時候,一手指天、一手指地:「天上天下,唯我獨尊。」我最初似信不信的時候,我說佛簡直自己誇自己,特意做個宗教的教主,才這麼編、這麼寫,我還不大很信。以後才知道,佛指的是我們的真如自性,光明磊落、安定,這個太好了!天上天下呀!就是杜魯門也罷、艾森豪也罷、麥克阿瑟也罷,香港船業大王董浩雲也罷,富貴榮華再怎麼好,乾隆爺呀!有人給他畫像,他批上:「十全老人」,八十歲還作皇帝,一切如意。一口氣不來,完了!全都沒有了。佛不然,佛知道有真如自性,真如自性又開顯了,「白毫宛轉五須彌,紺目澄清四大海;光中化佛無數億,化菩薩眾亦無邊。」相面的人說:佛的三十二相,凡夫要是有一相多少帶點佛的相,那福報就無窮無盡。你看佛有這個自性啊!能普度眾生,這個自性再開顯,那才稱做佛呢。「無上士」,比什麼人,是下等的人、是中等的人,下士、中士,還有上士,等著到佛了,再也沒有這麼高的人,太好了!偉大。

佛要是在師範大學,佛是「調御丈夫」∣最模範、最理想的一位教師。放牛班,佛也能教;博士班,佛也能教。調御眾生,那是最高、最上的丈夫。

佛、世尊。佛能自覺、覺他、覺行圓滿,稱做佛。世尊:世間眾生都尊重;出世間的羅漢、菩薩也尊重,所以叫世尊 — 世、出世間都尊重。「天人師」— 人天的師表。一切都圓滿—大圓滿覺了,成佛了,就有這十種通號,才能稱做佛。

《阿彌陀經》是釋迦牟尼佛說的,具足這種種的德行,十號具足,六即佛具足,三覺∣自覺、覺他、覺行圓滿也具足,才稱做佛。這尊佛給我們說這部經,這不是尋常的,還是無問而佛自己先說。別的好比《金剛經》,佛就這樣敷座而坐,也不說。須菩提過來,偏袒右肩合掌恭敬而白佛言,這才問佛,佛才說如何應住,如何降伏其心,佛才告訴告訴。而《阿彌陀經》是佛自己說。因為很重要,不忍得再多等一下,馬上就說了。這是本師釋迦牟尼佛說的,關於極樂世界、阿彌陀佛種種這一本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