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2.png

拜佛念佛的韻調


懺雲老和尚開示節錄

  靈山寺德欽當家師、德真住持師,還有李炳南老居士,他們約我去打佛七,我就去參加佛七,第一次我聽他們念佛的韻調很好。當時念佛有時候隨自己的意思,願意高音低音、高聲低聲,大家隨便念,念佛堂裡就像小學校裡背國文一樣,亂糟糟的,很不整齊。以後我聽靈山寺佛七,我說這個太好了!以後我就採取這個念佛的韻調,靈山寺的。我最初以為台中是文化城,又有老居士領導,一打聽,是德欽當家師,他到福州鼓山受戒的時候,得便到後山走一走,聽到後山上茅篷住洞修行人念佛的聲音,就是現在繞佛打坐的六字佛號、四字佛號。他採取回來,在靈山寺就這樣念佛,是福州鼓山住洞修行人的念佛韻調。

  以後拜佛的韻調,是我在五十幾歲,聽見母親故去了。那時候別離故鄉,但求將來有一天回來送送母親,能往生極樂世界。還有祖母信佛,我勸老人家念佛、吃素,老人家都接受,我很歡喜,將來一定要送送這兩位老人家往生極樂世界。沒想到一別永別,此生不可能再陪著祖母、母親念佛了,我心裡很難過呀!各地打佛七我參加,有一位老徒弟,他對我說,我們每天繞佛,合起來六支香,繞佛幾個鐘頭,那是在高雄打佛七,他說能從岡山走到高雄,很遠很遠,我感覺也是。等到聽說母親故去了,我想到白居易的詩:「慈烏失其母,啞啞吐哀音;晝夜不飛去,經年守故林;夜夜夜半啼,聞者為沾襟;聲中如告訴,未盡反哺心;百鳥豈無母,爾獨哀怨深;應是母慈重,使爾悲不任。」那個詩啊!我聽了很感動!過去青年時候也聽過這唱片,一個中學的合唱團唱慈烏夜啼的詩,我想起來了,冬天我又答應人家打佛七,我想怎麼樣能念佛念出個韻調好拜佛?拜佛默默的拜,我也參學過這個地方,大家打引罄,一拜二十四拜、四十八拜,都是默默拜。我想默默拜不如出聲,一邊唱念一邊拜,較比還好。這時候我就以憶母的心念佛,以念佛的功德給母親回向。以憶母的心念佛,心裡覺得很懇切,這樣再念佛,較比容易都攝六根、淨念相繼。我自然而然在拜的時候我就憶母又念佛,念佛又憶母,念念……念出現在這麼個韻調。

  靈山寺福州鼓山的念佛韻調是四字,四句一個來回,六字是一個韻調一直念。以後拜佛我就品驗,幾句一個來回好?在極虔誠、極悲傷,憶念母親的時候,念念念出現在這個拜佛的韻調。要是很多人一起打著引罄默默的拜,不如出點聲,如子憶母憶念彌陀,這樣念好,以後就念出這麼個韻調。

  靈山寺念佛的韻調,我到新加坡也念過,以至於紐約打佛七也念過,都很契機,大家很歡喜。以後拜佛,我再添上這個韻調,大家也很願意接受,很好很好的。將來自己念佛,以至於弘揚念佛法門的時候,就這麼念佛領眾,有無量無邊的功德,很好很好。

  大集經說大聲念佛成大佛,小聲念佛成小佛。說是持楞嚴咒降伏欲魔,楞嚴經的發起因緣是降魔的,持咒降魔,所以早課祖師定的楞嚴大悲十小咒。那麼,這一句萬德洪名 — 彌陀聖號,也能降魔,要緊在心裡勇猛,厲聲念佛,認清楚無始劫來的習氣念頭,這不是我們的本心,大聲念一會,就沒有了,很好。

  佛七念佛的韻調,我就採取這幾種,不要過度像唱歌一樣。佛在八關齊戒、沙彌十戒,不觀聽歌舞倡伎。這個意思,歌舞倡伎能使我們起喜怒哀樂、離合悲歡,是感情的。佛號念起來,越念越清淨,沒有這些感情,但有正念分明念。所以,念佛的聲音、韻調很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