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4.png

大專學生齋戒學會緣起


懺雲老和尚開示節錄

齋戒學會三十年感言

  等著我來水里住的時候,就有學生來。我先到臺中,中興大學的學生問我:怎麼念佛?怎麼打小木魚?咦!大學學生他不好高騖遠,還問我怎麼念佛、怎麼打小木魚?還要受八關齋戒。我感覺很奇怪喔!一般知識份子大學生談談佛法都要好高騖奇,他們不!都很踏實,我就很歡喜。

  第一次,到臺中給他們受八關齋戒、教他們念佛。第二次,他們放暑假就來了,成群結隊來到山上。和我談得很高興,我也很歡喜,談到下午兩三點鐘,我說:「你們不走嗎?」他們搖頭說:「我們不走了!」我說:「不走怎麼辦?你們住幾天呢?」「我們算一算。」用手指頭算一算,「我們住七天。」那我就得想辦法了:女學生住鄰居家,男學生就在蓮因寺裡。那時候床舖也不夠,水泥地上舖個蓆子,他們膽兒很大,就敢在水泥地的蓆子上睡,蚊子就在上面叮也不怕,都有大無畏的精神。

  以後辦了能有七年,我考慮得建築一個次於大殿的房子,就建築現在的念佛堂。一切情形很好。那時候熊琬老師、蕭武鏞老師、蕭武桐老師……好多老師都在念佛堂四週的走廊睡呀!一切情形很好,同學也都很發歡喜心,圓滿之後回家都是滿載而歸,對佛法的理論瞭解,前途也感覺安定,就像船把舵把住了,往前進行可以說順水推舟,一切都很好很好。

  從那兒我五十二歲開始辦,到現在,辦到八十二歲,辦了三十年。諸位現在能到齋戒學會作參方,把握住學佛的次第就是,信、解、行、證,對解門要瞭解,行門就照著修行。我們深信佛法就是臺灣大學哲學系系主任方東美博士所說的:「中外古今哲學,以佛學為最高。」佛學講的宇宙人生理智最高,依著這個做決定是好的,我辦到現在就是三十年。

  從我五十二歲開始辦,又過了兩年,我到臺北蓮友念佛團打佛七弘法,那時我才五十多歲。那時候蓮友念佛團,有一個王天鳴老居士,他過去作過湖南省政府主任祕書、陸軍中將,他退休回來,什麼也不作了,以後大家請他做臺北蓮友念佛團的團長,他答應了。那時候我開始打佛七。去年陽曆年終,又去北部打一個佛七,人數能有七八百人,四眾弟子一律止語,不准說話,同時封場,佛七一開始再不准添人,也不准下山。止語、禁足,還一律持八關齋戒,規矩很好很好。我那時候身體又很好,我就很歡喜,我好叩幽冥鐘,我就在第三天開始叩幽冥鐘,感覺那個意境,真是像佛國一樣,很歡喜、也很感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