譯經三藏 - 鳩摩羅什大師

舌根不壞

道安大師,師父給一本佛經就背下來了。阿難尊者是從聞佛說法,以至於佛入滅,所說的佛法,阿難尊者都記在心中,這種記憶力很堅強、很堅強。

阿難尊者說是七佛傳佛法的僧、羅漢。翻譯《阿彌陀經》的鳩摩羅什大師,是七佛翻譯經典的三藏。我們現在佛是釋迦牟尼佛,釋迦牟尼佛前面是迦葉佛,再前面是拘那含牟尼佛、拘留孫佛,一尊尊佛,七佛以來,翻譯經典都是鳩摩羅什三藏。以至於羅什三藏作的漢文詩,也是作的好。羅什三藏也有功夫、也有行力,譬如皇帝考驗他,派宮女給羅什三藏好比沖洗身體,羅什三藏心裡不動。相對比,無論有什麼男眾,我心裡不動,那就有功夫,有定力、也有慧力。什麼慧力?慧力看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有這個慧力。定力呢?就定在這。最初這個人來了,也是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;走到我眼前,也是如夢幻泡影;走過去了,也是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心裡不動。不能在這中間,來了、中間過,以至於走過去了,我有時候心裡動了,那不算定力。

再是看一看哪,都像《四十二章經》所說,男眾看女眾,老年的都是我母親、我伯母一樣;年歲比我大,都是我同胞的姐姐,或是我表姐一樣;小的呢,都是我胞妹一樣,心裡不動。要是女眾呢,看男眾都是哥哥一樣、爸爸一樣,以至於都是祖父一樣,都是弟弟一樣,或是哥哥的孩子,像姪子一樣,這麼觀察。心裡要是不動,那個心都是和佛一樣。眼前所現的影子呢?就是如夢幻泡影。所作所為的、經過種種,都是如夢幻泡影。這個心的本體呢,都是和佛平等、平等,因為這個心就是不動。這能減少多少人生的痛苦啊!大多數社會上發生殺人事件,搶呀!奪呀!以至於種種的病症,都是在貪、瞋、癡上發生的,說是三毒呀!能比百步蛇還毒。了解這個就是慧;在這地方不動就是定。羅什三藏有這麼大的定力,又有這麼大的智慧,才能翻譯《阿彌陀經》。玄奘三藏也翻譯《阿彌陀經》,而後人大都採取羅什三藏翻譯的。翻譯的經文流利,日本一個文學博士就讚歎羅什三藏翻譯的《金剛經》好、《維摩經》好、《彌陀經》好,還有《法華經》,四部經翻譯的好,翻譯的文章那麼流利。羅什三藏還不是漢人,是梵僧,算是外國人。翻譯經典的羅什三藏就是這麼一位人物。

原本佛說十方佛,玄奘三藏也是翻十方佛。道源老法師在世的時候,我時常去親近、親近,談一談佛法,有些問題再請問請問。他老人家是河南人,說是在河南那個寺院,作晚課,大家念《阿彌陀經》,念了東方佛,接著南方佛、西方佛、北方佛...,念著念著,又念到南方佛了,南方佛再往下念念念...,又念到西方佛了,念的重複了,這一卷《阿彌陀經》就念不完了。要說這六方佛都念不完,十方佛那更重複了,所以羅什三藏有這慧眼,把十方佛縮短為六方佛。因為我們漢民族好略不好繁,連「佛陀耶」,漢人就願意略稱為「佛」;法寶呢,「達磨耶」,漢人根本就叫「法」;僧是「僧伽耶」,漢人就翻譯作「僧」,好略。所以《阿彌陀經》,家都願意採取羅什三藏的翻譯。

羅什三藏最後要圓寂的時候,說是,我翻譯經典真是盡心盡力啊!倘使我翻譯經典有錯誤,我有罪業。要是我翻譯經典沒有錯誤,願十方諸佛、本師釋迦牟尼佛加被我。我翻譯經典,說這個經典,翻譯成漢文的時候,都是我這個舌頭說的,求諸佛加被我,叫我火化之後,讓這個舌頭燒不壞、保留。結果火化之後,全身都變成灰了,唯獨舌頭紅紅的,還保留著。這證明三藏翻譯佛經這一片心血啊!證明翻譯經典沒有錯誤,還證明《阿彌陀經》實在可信。像玄奘三藏那個威儀,那麼文雅、安詳,相貌堂堂,學問尤其好,言談、應對那麼流利。唐太宗一看,就對三藏說:你還俗給我做大臣好不好?玄奘三藏趕快寫段文章,懇懇切切的說是,我不能還俗。你看翻譯經典三藏這種人物。那麼羅什三藏翻譯經典不差其玄奘三藏,以至於《阿彌陀經》,大家都選擇羅什三藏翻譯的。還有,本來這個經題是.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﹂,而羅什三藏能把經題直接了當叫《佛說阿彌陀經》,釋迦牟尼佛說的。所以晚課一開始:「南無蓮池海會佛菩薩」,接著就是「佛說阿彌陀經」。由此我們深信念佛法門不可思議。天下的叢林,由南北朝羅什三藏翻譯《阿彌陀經》,漸漸演變,天下的寺院,晚課都是誦《阿彌陀經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