徹底悲心,無問自說

佛經的分科,是古德祖師注解時發揮的,很好很好。這科中要緊的,正宗分,我思惟再三,發現體、相、用三大。

無量光明、無量壽命是體;「七重欄楯、七重羅網、七重行樹…;」這開始是相,依報的相。「阿彌陀佛成佛已來,於今十劫,彼佛有無量無邊聲聞弟子,皆阿羅漢…,諸菩薩眾亦復如是…,」這都是正報的相,依、正二報的相;體是無量光明、無量壽命。

科表上的紅筆是我圈點的。大體分科時,這三分最重要。所以甲一、甲二、甲三,這三分都用四邊框,特別顯明。乙一、乙二、乙三用括弧。乙之下是丙,丙之下是丁。好比序分,引大眾同聞,在《彌陀經》這個法會上,去聽聞的大眾有聲聞眾、菩薩眾、天人眾,這是丁。甲一是序分,又分兩科:乙一是通序,乙二是別序。

《阿彌陀佛要解科表》下載點

通序是通常一般經典在序分中,大體都是這樣:如是我聞,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,有大比丘多少位,菩薩、天人多少位,經典通常的序分都是這樣,叫通序。別序是特別的,這個經和別的經不一樣,別別的敘述。

「爾時佛告長老舍利弗,從是西方,過十萬億佛土,有世界名曰極樂,其土有佛,號阿彌陀,今現在說法。」這一段是別序,開始敘述,引起全經的經文。。一般的經,都是有人請問,佛再說這部經。好比《金剛經》:「爾時世尊食時,著衣持缽,入舍衛大城乞食。於其城中次第乞已,還至本處,飯食訖,收衣缽,洗足已,敷座而坐。」這是別序。「時長老須菩提在大眾中,即從座起,偏袒右肩,右膝著地,合掌恭敬,而白佛言:希有世尊…,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,云何應住?云何降伏其心?」是須菩提長老出來請問。有時候先出來問的這位,代表全經的意思。須菩提是阿羅漢,在阿羅漢中各有各的長處,須菩提是解空第一。說是,解空第一那又怎樣?不然!比如我們一般凡夫叫誰氣得,一想起來,心裡一跳,想空不能空。想戴個金剛鑽石的戒指,或是戴在脖子上,和爸爸要,爸爸不給,向媽媽要,媽媽也不睬,或是其他重要的事情,以後實在達不到目的了,罷!罷!罷!拿起繩子往樑上一吊,吊死了,想空不能空。所以佛法常講空,空的是煩惱,不空的是功德。

最初出來請問佛的這位叫當機眾∣正當契這個機緣的這一位,在《金剛經》是須菩提;在《彌陀經》是舍利弗,而是佛告訴舍利弗。舍利弗雖然是大智,羅漢中最有智慧的一位,可是對淨土法門,舍利弗還不懂。佛一看,舍利弗都不懂,簡直不必等他問了,也不用別人出來,都不懂啊!佛就告訴長老舍利弗,這叫「無問自說」的經,這是很稀有,一般經中簡直沒有的。佛等不得了,就看眾生啊,說是一萬個人口的都市一天要死一個人,像臺北有六、七百萬人口,一天就死六、七百人,死一個又一個,或是起種種煩惱,惹種種災禍,佛一看太可憐了,忍不得了,佛趕快告訴長老舍利弗。還有,時常在報紙篇目底下有尋人啟事,仁人君子要是通告,有報酬。看那樣子很痛苦,這一個人走了,以至於家裡孩子等、媽媽等,這人間種種的痛苦啊!佛一看忍不得,就趕快告訴長老舍利弗:從是西方 過十萬億佛土,有世界名曰極樂。不但有極樂世界,其土還有佛號阿彌陀,今現在說法。我們臺灣現在說法的人太少,何況說有佛能說法呢。所以這是很特殊的,叫「無問自說」的經。

我小的時候,有人說:大水沖了龍王廟,自己人不認自己人了。大水是龍王發的水,發的洪水越漲越高,把山上的龍王廟都給沖了。那個意思:自己的龍王發水把自己的龍王廟給沖了,自家人不認識自家人了。以至於佛法,說是不靈了,佛法救不了眾生了。以後才了解,都是眾生業障的火,業火所感。業障火要是重了,殺父、殺母,這樣和佛法距離十萬億佛土之西,距離就遠了,像這種人不能信佛。末法之末,眾生的業火所感,佛經以至於發火自燒。好比小孩感冒了,發高燒,燒得渾身都熱啊!母親摸一摸都燙手。好好的人,怎麼就發高燒呢?還有,鬧馬拉利亞(瘧疾),燒完了又冷呀!凍呀!往上蓋被子,那都是業障。

我在發育的年齡,十八、九歲,一頓飯能吃這麼大碗,比現在的小飯碗大的多,能吃四碗。要在現在小飯碗,能吃六碗。以至於吃包子,有人能吃三十個。現在我老了,胃口不好,也是自己的業障,現在沒有以前一碗多的飯量。吃這麼少,精神、體力還是一樣,業障所支持。佛說:疾病,斷食為天醫∣天上的醫師。大多數的病要少吃,或者不吃最好。假設又問:要是人餓得扛不了呢?佛說有業障支持,尤其有病的人,他不吃不餓。好人不吃他還餓,有病的人不吃他不餓,業障支持著,不怕。佛說,等他病過了再漸漸進飲食好。佛如此說;百丈禪師就說:「疾病以減食為良藥」。佛說疾病以斷食為天醫,我就得這個利益。我要是胃口一不好,我就不吃或者減食,幾天就恢復過來了。
眾生的業障火不可思議。眾生善根發現了,好比乾隆皇帝請人寫佛經,用金泥寫經,寫在藍紙、藍底上,很莊嚴、很莊嚴。經的外表繡的是金絲織的,佛經就這麼莊嚴。玄奘三藏從西域請過來佛經,歷代有羅漢白馬馱經,羅漢請來的佛經,大家人山人海去迎接。大家閱了經之後,消除種種的煩惱,消災免難,以至於開悟、證果。眾生業障要是來了,佛經就自己發火燒。還有,我感覺大飯店的大火,或是其他種種的災禍,都是眾生業障重了,才出來那種業火。所以佛經到末法之末,《楞嚴經》先發火自燒。

如此我們深信,現在還沒有到末法之末。說是正法一千年,像法一千年、末法一萬年,佛法傳到現在也不過三千零一十八年,是末法之初,末法有一萬年,末法之末距離現在還得要八千多年。等著末法之末,佛法要沒了,佛經就出火自燒。不但佛經,連四書、五經、老子、莊子這些民族文化淵源的書都稀少,這個我們深信不疑。深信不疑,我們怎麼好呢?現在沒有到末法之末,我們趕快今生盡形壽、獻身命,信受勤奉行,這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