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一)禪是經的綱-五重玄深義理

「禪是經的綱,經是禪的網。」這個禪,要是說禪宗的禪,定慧具足。要說禪定的禪,心中不散亂,才夠禪定的定,也就是心的總綱。

從「如是我聞」到最後「歡喜信受,作禮而去。」這全部的經,是在禪定中、心裡安定中的那個網兒。一字一句都是綱表現的一條線、一個網,連起來總成一個大的網,這一卷經就是大的網。心裡安定的時候,這是綱。古人說:要看書的時候,心裡先安定,再看書,較比得利益。這很合乎「禪是經的綱」的意思。心裡一定,聽老師講,或者自己再看,較比合乎經中的宗旨、要義。還有說是,經是標月指-標月的指頭:注意看!皓月當空!標月指;禪呢,是經所指的月。都是禪定的意思。

這麼說,諸位體會這一卷經,「禪是經的綱;經是禪的網。」語默動靜、行住坐臥,也可以說都是禪的網。語默動靜、行住坐臥不離這個。語默動靜、行住坐臥,那個綱是禪,心裡安定要緊。經是標月的指;禪是所指的月,一心不亂是《阿彌陀經》所指的月亮。一心不亂就是定,是禪定的定,是念佛念到一心不亂。要是禪淨雙修,也有禪;而一心不亂是念佛三昧,兩種都具足。體會那個意思,也應當知道《阿彌陀經》的綱要所在。

《彌陀要解》,開始是五重玄義。天臺家研究佛經,都先講五重玄義:玄深的義理有五種,也可以說是五重。第一釋名,第二辨體,第三明宗,第四辨用,辨明看這個經有什麼用處。世間人說佛門弟子不生產,那麼研究佛經有什麼用處呢?第五教相,判教,判別這個經,在天臺四教-藏、通、別、圓中,屬於藏教?或是通教?別教?圓教?看它高低深淺。

斌宗法師的《心經要釋》解釋這五重玄義很淺顯、很好,說是你見了一個人,你先知道「貴姓名啊?」人家要是問我們「貴姓名?」我們一定說敝姓什麼,不要說:「姓張!」「姓李!」人家說:「你姓什麼?」「我姓張」、「姓李」。人家說「貴姓?」我們就說「敝姓張」、「敝姓李」,才好。研究經,知道這個經的名,顧名思義。第一、解釋《阿彌陀經》這個名-釋名,見了人也先知道貴姓大名。第二、辨體。知道名了,抬頭看一看,端量端量這個人,是大高個子?是小個子?是小胖子?是小瘦子?結果一看是個大胖子,辨體。他是什麼樣的身體,以至於能看出他的相貌、神氣,要明白他的身體。第三明宗。他是作什麼?那一種職業?研究什麼的?他在這一個大學是什麼學系?他的宗旨在哪?第四,辨用-辨別力用。我和他認識交往,有什麼用處?他是道心很堅固,善根很深厚,我和他交往在佛法中能得利益,我就交往。他沒有這些,還怕跟他沾染了,我就避免,沒有什麼力用。有力用,我們就交往。還有什麼樣的力用呢?他是在解門於我有利益?是在行門於我有利益?第五、教相。它屬於藏、通、別、圓,哪一教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