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無上心,自在逍遙

   我最初信佛,聽過這種事情︰

  先生在外面賭博,不著調,太太在家裡沒辦法,堂上還有先生的老母親,就是老婆婆,太太還很孝順他的母親。他又聽別人講︰「你太太怎麼怎麼不好,怎麼怎麼好,晚間有什麼什麼人去。」他聽了,火了,就拿個刀,決定要殺他太太。等著晚上回家叫門,他聽到太太問︰「是誰?」他說︰「我回來了!」太太一開門,他就拿著刀,朝著太太身上刺了一刀,聽到太太「哇!」一聲,倒在地下。等到第二天早晨,老早的,他不放心,這一夜沒睡好,回來看看家裡頭,大半是請醫師了、或者是要買棺材、太太死了。可是都沒有,家裡靜悄悄的。等一下,門打開了,他太太正招呼他母親,吃完飯在院子走一走。他一看,嚇一跳︰太太這不可能好的,刺了一刀,還「哇」一聲倒在地下,怎麼能招呼他母親呢?再看看,確實太太沒有什麼毛病,沒有刺著,這怎麼回事?再是,看看太太對母親那麼孝順,覺得很慚愧。回去就向太太道歉,說自己不對,就把昨天晚上這個事情講給她聽。太太說︰「我沒給你開門喔,也沒聽到你叫門。」「那麼是誰呢?這就奇怪了。」他太太說︰每天早晨,都給觀音菩薩點一支香,再去做飯;每天晚上,也是忙完了、點一支香,念念觀音菩薩再去睡覺。佷信佛,老母親也信佛;他不著調在外面賭博。想來想去︰「那麼一定是菩薩救我們了喔!再去點香吧!感謝菩薩救我也救你了!」夫婦兩人點上香,給菩薩三頂禮。好好點燈一看,菩薩相的心口可以說是挨了一刀,畫破了。夫婦兩人就說︰「唉呀!菩薩救我們哪,你叫門要殺我,菩薩就現身裝我,你給了菩薩一刀喔!」從那個時候,先生就改過向善,戒賭。

  家庭有什麼事情,一者是多念觀音菩薩、多念阿彌陀佛,內心保持至誠懇切這麼念,和禪就相應,「攝用歸體」。再者,要是遇著事情呢,還是隨緣盡分,雖然婆婆是先生的母親,她還是一樣這麼孝順、照料,很合乎禪宗祖師所說︰「行也禪、坐也禪,語默動靜體安然。」還保持這個體,語默動靜、行住坐臥,還都是孝順母親啊,照料家庭啊。這樣,心中再念觀音菩薩,念到至誠懇切處,就是禪。念阿彌陀佛也是,念到至誠懇切處、一心不亂處,就是禪。禪就是定,念到一心,就是定、就是禪,歸元無二路。所以家庭有什麼事情,都是好好在佛法上進求。

  至於兒女啊,我最初看《印光大師文鈔》,就覺得不大對勁。印光大師說︰兒女和父母不是欠債來報恩,就是討債來要錢。所以我們佛門弟子在這裡要看清楚。不但是兒女,兄弟、夫婦、連朋友,大多數就是欠債討債、欠感情來討感情。好比有小孩又聰明、身體又好、相貌又好、性格又好,就是突然病得怎麼怎麼嚴重、花了多少錢哪。這就是欠情也欠債,我們該還就要還。再不就是他對父母很孝順,這是還父母的感情。他賺的錢都交給父母,這是還父母的債。所以小孩子要是有特殊的病,這種病我都不知道,比如血友病,碰破一點,血就不停的流,這不是奇怪嗎?我最近遇到一位醫院的醫師,得了腦膜炎,多少天不清醒,母親、太太都掛心,我去看一看。所以身上的病,可就很奇怪很奇怪。我感覺這都是因緣果報。

  我們佛門弟子遇著了,就是至誠懇切求佛菩薩加被。我們和阿彌陀佛有緣,就念阿彌陀佛;和觀音菩薩有緣,就念觀音菩薩;還有人和地藏菩薩有緣,就念地藏菩薩,都一樣的靈感。我們至誠懇切的念,我們的心就像鏡子一樣,說是「身是菩提樹,心如明鏡臺,時時勤拂拭,勿使惹塵埃。」我們求阿彌陀佛加被,擦我們的心這片鏡子;有時有人願意求觀音菩薩擦這鏡子;有的求地藏菩薩擦這鏡子。擦清淨了,越念越擦,不使惹塵埃;越擦越光明照耀,照著地藏菩薩、照著觀音菩薩、照著阿彌陀佛,和佛菩薩心心相印,我們就這麼求,最好。那麼人事上也得盡人事,有病得吃藥,不能說不吃藥;有什麼事情該辦,我就辦。好比人家門口掃得很乾淨,我家門口髒,我也掃乾淨。人家嫌我們髒,我們不能埋怨人家,我們自己要掃,掃得比他還清淨。檢討自己,隨緣盡分,然後心中再念念觀音菩薩。究竟好好往前做,一天、兩天、三天,一個禮拜、兩個禮拜、三個禮拜,大多數就能見效,就能轉過來。

  不但是我們和佛菩薩的靈感很不可思議,和父母、夫婦、子女、兄弟也有靈感,以至於有時候遇著一切人也有靈感,不可思議。我們就安分守己,再就隨緣盡分,再念觀音菩薩、念阿彌陀佛,自然都能轉過來,能好。